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鸣雁的博客

还有一口气就是正义之气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越剧皇后【原创】  

2011-01-29 09:35:00|  分类: 论说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现在仿佛不时兴了,老底子的“星工厂”喜欢模仿梁山泊一百零八将,根据旗下艺人的特色分别冠以名号:周璇是“金嗓子”、姚莉是“银嗓子”、白光是“一代妖姬”、乐蒂是“古典美人”。越剧界有“越剧皇后”这一头衔,但“皇后轮流做,明年到我家”,光彩的桂冠如一面流动红旗,归属人众多,筱丹桂,王杏花,姚水娟等等……
      众人之中,属姚水娟“名副其实”,因为不是戏班主挖空心思的招徕广告,盖了梅兰芳印章的白纸黑字,像一道圣旨,证明她才是明媒正娶的东宫娘娘。一九三八年,上海滩戏班云集,名伶众多,戏剧界三大小报(《戏报》、《戏世界》、《戏剧世界》),彼此抛开门户之见,联手推举“越剧皇后”,投票结果出来,姚水娟拔得头筹。次年以“前不见古人”的姿态推出专集,大文人周瘦鹃,大导演卜万苍等众多名流纷纷捧场,其中以大名鼎鼎的梅兰芳巨笔亲题的“水娟艺家越剧皇后”八字最见份量。
      姚水娟当选“越剧皇后”其实也是意料中的事,在戴上桂冠之前,梨园就有“三花不如一娟”的说法(三花指:施银花、赵瑞花、王杏花。均是当年的花旦名伶。),一九三六年,她在杭州著名的“大世界”施展拳脚。那日演《碧玉簪》,姚水娟扮李秀英,演至《三盖衣》,有人兴致高涨捧场:“好!三花不如一娟。”人人都以为是“捧角家”在台下虚张声势,只有局内人知道喊声出自“大世界”经理张载阳,消息不胫而走,次日大报小刊推波助澜,纷纷转载。
      在一九六二年的越剧电影《碧玉簪》里,姚水娟扮演李秀英之母李氏。初次观看,对这个人物一扫而过,一来金采凤和周宝奎实在出彩,眼神无时不刻围着她们二个打转,二来,我这种不学无术的隔岸观火派,只冲着不堪推敲的故事啼笑皆非,对越剧史根本一无所知,姚水娟只当她是个不知明的小角色,直到得知此人乃名重一时的“越剧皇后”,于是才对屏幕上的“特邀”二个字郑重其事起来。
      《碧玉簪》中,李氏的戏份非常少,除了女儿上花轿前谆谆叮咛她要相夫教子三从四德,和最后《送凤冠》中象征性的几句劝慰,演唱主要集中在《归宁》一段。新娘子满月回娘家,前脚刚踏进家门,自作聪明的丈夫即刻快马传书催她原轿去原轿回,做女儿的有苦难言非走不可,做娘的不知底细执意留她,如此这般,言来语去唇枪舌战。姚水娟的嗓音沙沙地,扮老旦也非常合适。
      其实,“越剧皇后”纡尊降贵演李氏并非头一回,五十年代初,以扮演梁山伯而名声大震的范瑞娟,请她去上海参加一次大会演,本来安排她演女主角李秀英,想不到令人称羡的头牌花旦却主动让贤给了竺水招,理由是:人黄珠黄不值钱了,还是做个娘比较合适。自谦的成份当然有,更多的或许是照顾后进——既然当年李秀英这个角色让她誉满梨园,可想而知是驾轻就熟的拿手曲目,并且当时也不过三十来岁,不会没有这个本事再演一遍。
      拿手的好戏当然不止这一出,《泪洒相思地》、《西施》、《花木兰》均是当年轰动一时的剧目。但众所周知,一个唱戏的再怎么红,说白了只是一个“戏子”,这个职业在旧社会简直就是“低贱”、“卑微”地代名词,或许当时姚水娟也意识到了这一点,一九四六年,她嫁人之后开始淡出越剧界。
      不过柴米油盐的平淡日子没过几年,残酷的现实让她看清原来自己所托非人,一九五零年,在生下第二个女儿之后不久,丈夫抛妻弃女,远赴台湾。一九八四年丈夫楼介清客死异地,而姚水娟在承受了二十多年“盈盈一水间,脉脉不得语”的悲哀后已于一九七六病逝。
      《碧玉簪》是姚水娟建国后重返戏台的唯一一部电影,“越剧皇后”宝刀未老,这招回马枪杀得份外漂亮。据说片中“李氏”一角是她现今唯一留下的影像资料,对越剧迷而言弥足珍贵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777)| 评论(1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