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鸣雁的博客

还有一口气就是正义之气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岚 【原创】  

2010-09-30 11:26:40|  分类: 杂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风从海上来。
      五千年的历史积淀,青岛是其中唯美的一颗沙砾,也因此在百年前引来了德国与日本的先后觊觎……那时,风吹着她,吹着她幼小的心、弱小的躯干,吹着她稚嫩的坚强与成熟,只是,那时的她还没有学会与风飞舞……
      一百年,一百年对一个人来说太长了,长过整整一生。
      一百年,一百年对一个城市来说太短了,短得如白马过隙。
      一百年过去了,她静静地吹着风,吹着海给她的风。
      风总是轻触她尖尖的屋顶——那些还略带伤痛的记忆,那些被兄长企望的哥特式建筑。淡黄的幢幢静立在林绿间,只以诱人而又稳实的红瓦尖顶吸引欲与天公比高的未泯的心。风吹不走红瓦尖顶,也吹不走未泯的心,但却可以吹走他们的心情,吹走他们的欲望,吹走伤痛亦或快乐,只留下淡淡的心绪与微微的涟漪,让他们沉静而又执着地回头面对生活。
      那座天主教堂,矗立在微微的坡间,矗立在纷扰的中山路商业街的一个巷口坡间,默默俯视着眼底的生息燥热。板石的坡道提醒着过客们的繁荣与虔诚。那石依然有棱角,虽然已不知有多少与脚板间接的对话、与鞋底无尽的磨触。它们只是用石的本色,默默地透着冰凉的体温,提醒着、倾诉着。只是,只有赤脚的玩童与贫苦的脚夫才能体味到这份冰凉——透骨的冰凉。凝视着这本无声的石块,看着不尽相同但却各具生命的它们,彼时,才会抬头仰望那红红的尖顶,那里是天堂,人间的天堂?“那里有天使吗?”玩童问。“那里有鞋子与吃的吗?”脚夫问。而后,几只白鸽嬉戏瓦顶,微微打破这肃穆的寂静,打破这心中一丝的涟漪与渴盼。风又吹来了,带着一丝咸咸的苦涩——在清凉之外。还是脚下的石块,只有在它们上面才是坚实的,才是冰凉沉静的,才能在喧闹的街口寻到一份寂落在人间的宁谧。
      而在青岛的沿海一线,有一点红——红得专注、红得热烈、红得痴狂。
      它就在海边,沐浴着海的气息,它就叫“五月的风”(青岛市区东部景区中具有代表性的“五四广场”的雕塑名称),就像五月的海一样:安详中透着一丝灼烈,寂静中掩着一涛波澜。海的心上旋着这股红,柔韧而又不失执劲地让海泛起波澜,惊起浪涛,不可预控的,不可抑制的,而又是心甘情愿地,沁入海的内心。在潮起潮落间,在汹涌澎湃间,现出涛间的一丝缝隙——惟有这红能看到的缝隙,惟给这红露出的缝隙,惟有这红才能抓住的缝隙。
      “五月的风”就这样与身旁的海相伴伫立着、相望着,“五月的风”就这样与身旁的海相息着、依恋着,“五月的风”就这样与身旁的海依融着、亘久着。
      飘摇,青岛,在这海风中,红晕,咸涩。
      红瓦、绿树、碧海、蓝天……
      却独独忘了风,忘了海风。没了风,没了海风,红瓦徒有想飞的翅膀,绿树憾了摇曳的身姿,碧海少了澎湃的起落,蓝天没了流云的逝过。韵,没了这般红晕与咸涩,就没了青岛的韵,现代的韵,浪漫的韵,不失欧式古典乡巷气息的韵。
      青岛,她在风中长大,与海风长大。
      她在风中飞舞,与海风飞舞。
      青岛的风从海上来。
      红晕的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2009年9月30日于青岛)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081)| 评论(4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