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鸣雁的博客

还有一口气就是正义之气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误撞天一阁 【原创】  

2010-08-26 16:57:08|  分类: 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在离车站不远的地方,抬头看见一路牌——天一阁,450米。原来惦念已久的天一阁就在眼前,那就没有不去的理由了。

    范府门前的一对石狮子满是南派雕刻的作风,颇似我在成都杜甫草堂前见过的那一对,乖张、柔顺而且布满青苔。潘天寿先生所书“南国书城”的匾额下是顾廷龙先生的钟鼎文楹联:天一遗形源长垂远,南雷深意藏久尤难。

    进得门来,范钦的雕塑便悠然地坐着迎接百多年来、四面八方、真的假的、知之为知之不知装知之的游人。从右边的直门“春随人意”中进去,在东明草堂中看到了一副范钦先生的肖像,说实话与我此前的想象差距颇大。五大三粗,须髯刚虬,颇不似江南才子,补子要不是绣的文禽,真就是一赳赳武夫。但就是这样一位多少显得有些粗犷的先生,在宦游大半个中国后给后人留下了这座中国现存最古老的藏书楼,也是世界上现存最古老的三个家族图书馆之一。

    出了东明草堂,绕过南园水池,便来到了中国地方志珍藏馆——水北阁。也许是因为范钦先生多方宦游的原因,所存各地方志颇多善本,可惜不得入内。再沿着青瓦白墙的江南小弄步过云在楼、状元厅、博雅堂、昼锦堂,就看到中国现存藏书楼陈列馆。走进去,多是明清以来江浙一带藏书大家的照片。其实,天一阁不是有史记载藏书最多、最好、早、最大的藏书楼,但它是唯一基本书与楼都得以流传下来的藏书楼。铁琴铜剑楼、澹园楼、抱经楼、测海楼、海源阁、八千卷楼,哪一个不是名动一时的藏书名楼,建楼者呕心沥血、耗费巨资,楼得以建。但“君子之泽,三世而斩”,后人或没此兴趣或家道中落,也便“眼见他起高楼,眼见他楼塌了”,落了个“白茫茫大地一片真干净”。

    范钦为了防止这种情况的出现,临终前将家产作了如下分割:一份是书;一份是家财万两白银。这是个很不合逻辑的分法。但范钦先生偏偏定出这等不合常理的规矩。其实,这也许是范钦先生思考一生的答案,只有给子孙将利益完全剥离开去,才能让他们直击本心地想明白这份责任我是否担当得起。大儿子范大冲毅然担起这份责任,此后,天一阁所藏书籍 “代不分书,书不出阁”,要看书必须各房子孙云集,方能开锁入阁。

    四百多年来,范氏藏书因此得以保全。但却不知,书是藏好了,但若是不用来读,书又有何用呢? 这些书,范钦大概是读过些吧,可后人呢?连子嗣私进书楼都罚不予祭,遑论他人。还好,范氏后人非完全墨守,黄宗羲就以自己的人格、气节、学问打动了范氏后人,终于得以上楼读书。可四百多年上得楼者不过寥寥十数人,可惜这楼书了。

    天一阁典出《易经注》:“天一生水”,作为文人的范氏自然觉得天遭回禄是藏书的最大敌人,所以就连藏书楼前的庭院,当年也为防火取水之用而建了天一池。可防得了火,却防不了小偷,咸丰年间,当地的小偷乘混乱之际拆毁阁后墙垣潜运藏书,论斤贱卖给奉化造纸商人。再有奸商雇佣窃贼薛继渭潜入阁内,白天在梁上睡觉以枣充饥,晚上窃书,这样他偷去藏书1000多部,后来商务印书馆搜集了数百部,存于上海东方图书馆涵芬楼内。上海“一·二八”事变,不幸涵芬楼遭到日本轰炸而被毁,这批文献也就被毁。

    天一阁,防住了君子,可终究防不住小人和乱世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749)| 评论(3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